线上自习室乱象丛生 专家建议建立监管防护体系

2021-02-11 21:30       网络整理

  新冠肺炎疫情加速数字化变革 线上自习室兴起但却乱象丛生 专家呼吁

  提升网络素养助力健康成长

  ● 线上自习室通过连麦直播等方式为学习者营造了一个共同学习的虚拟空间

  ● 在享受网络带来的快乐和便利时,一些未成年人对电子产品和网络的依赖不断加深,甚至成瘾

  ● 网络空间作为家庭、学校、社会等现实世界的延伸,已成为未成年人成长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当前,有必要打造并推广符合未成年人生理心理特征、满足个人发展和社会化需要的网络素养教育体系

  □ 本报记者  赵丽

  □ 本报实习生 郭晶

  当前,全国各地的中小学生陆续进入寒假时间。放假期间,孩子们在享受数字生活带来快乐和便利的同时,该如何提升他们的网络素养, 中国企业新闻网,已成为舆论关注的热门话题。

  2020年对整个世界来说都是极为特殊的一年。新冠肺炎疫情加速了各行各业的数字化变革,教育行业也不例外——去年展开了一次规模史无前例的在线教育实践。在后疫情时代,如何提高未成年人网络素养,让网络助力孩子的健康成长,是老师、家长和孩子都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线上自习应运而生

  泛娱乐化受到诟病

  2018年堪称线下付费自习室元年,仅仅不到一年之后,自习室就由线下改到了线上。到了2020年,互联网公司开始对自习室这片空白地带展开争夺,诸多线上自习室App应运而生。

  线上自习室通过连麦直播等方式为学习者营造了一个共同学习的虚拟空间。“最开始选择线上自习室,就是因为一个人学习太无聊了,觉得有人陪着学习会更有动力,也有一定监督效果。”使用线上自习室App两年多的资深用户小鹿告诉《法治日报》记者,线上自习室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自己的成就感。

  “氛围感”成为了线上自习室的最大卖点。《法治日报》记者了解到,社会心理学中的社会助长作用很好的解释了这一心理需求,多人在一起活动时,会增强个人被他人评价的意识,从而提高个人的兴奋水平, 中国法治快报网,增加互相模仿的机会和竞争动机,减少单调的感觉和孤独造成的疲劳感。

  在一些用户心中, 中国县域动态网,在线自习室应该是一个学习软件,但却变成了一款社交软件或游戏软件。比如,某知名线上自习室是卡通风格,打开界面就像进入了一个游戏世界,还有的线上自习室首页是五花八门的短视频。

  作为一个学习软件,线上自习室为何会主推短视频?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一是为了打造社区,二是为了做流量生意。如果线上自习室平台把短视频做起来了,以后就可以进行流量变现,比如打广告、做电商。

  采访中,中国传媒大学政法学院副院长、教授王四新认为:“线上自习室是‘互联网+教育’模式的衍生品,因为学生存在渴望关注、渴望交流的心理需求, 中国县域动态网,才催生了这一新生业态。”

  “一些在线自习室先用学习功能吸引用户,等到有了庞大的用户群体后,再往社交化方向发展, 科技时代网,最后凭借广告或者电商变现,这样一来,在线自习室便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商业变现闭环。”长期专注教育方向的投资人王珂向《法治日报》记者介绍,这是资本市场对在线自习室的期待,但一些老用户不一定能接受这种改变,反而认为在线自习室变味了,当然也不排除一些用户喜欢这种学习社交模式。

  在王珂看来,线上自习室应该把选择权交给用户,让他们选择要纯学习模式还是学习社交模式。因为线上自习室的竞争对手不少,如果枉顾用户体验,一味追求商业变现,最后可能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据了解,在一些口碑位列前几名的线上自习室App上,大都以“志同道合、一起学习”“相互监督,提高效率”“约上好友,来做同桌”为宣传标语,但用户体验是否达到预期效果仍待商榷。

  线上自习室的走红也伴随着争议,有人认为线上自习室可以约束自己的学习行为,培养学习的自觉性。但是也有些人认为线上自习室很“鸡肋”,虽然有一定的约束,但是仅限于本身就有点自觉性的用户,而对于不自觉的用户,完全可以关闭摄像头或者退出软件去做其他的事。

  泛娱乐化成为线上自习室App的最大“槽点”。来自上海的初中生小江告诉《法治日报》记者,她一开始是抱着学习的心态来的,结果看到花里胡哨的界面后眼花缭乱,在刷视频、看直播中,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我实在不明白,一个学习App为什么要增加益智游戏、短视频的功能。”小江有些失望地告诉《法治日报》记者,“现在我已经不使用线上自习室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