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自习室乱象丛生 专家建议建立监管防护体系(2)

2021-02-11 21:30       网络整理

  从充满期待地打开到失望搁置,甚至卸载,小江的做法并非个例。作为某线上自习室曾经的资深用户小鹿说,如今的App没有过去简洁,学习功能弱化了许多,成了一些不学习的人的“秀场”。有些人还会在主页分享“饭圈”的娱乐新闻,很大程度上分散了大家的专注度。

  同时,也有使用者向《法治日报》记者吐槽,商家为了牟利、扩大受众而不断增加新的功能,新功能又与学习软件初心相背离,造成App内“鱼龙混杂”“乌烟瘴气”,弃用成为普遍现象。

  用户多为中小学生

  诸多问题值得关注

  线上自习室的连麦视频学习功能是新型的直播方式。

  据《法治日报》记者了解,自习室App的用户多为中小学生。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七十六条规定,网络直播服务提供者不得为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提供网络直播发布者账号注册服务;为年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提供网络直播发布者账号注册服务时,应当对其身份信息进行认证,并征得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同意。

  2020年9月发布的《青少年蓝皮书:中国未成年人互联网运用报告(2020)》显示,未成年人互联网普及率已达99.2%,32.9%的小学生网民在学龄前就开始使用互联网。在享受网络带来的快乐和便利时,一些未成年人对电子产品和网络的依赖不断加深,甚至成瘾。

  采访中,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管理学院法律系主任郑宁表示,未成年人不能成为网络直播发布者,即不能当主播。

  《法治日报》记者了解到,基本所有的线上自习室App都分为免费区和付费区,据小鹿反馈,免费区一般抢不到, 中国华企新闻网,还有“占座”现象。各个平台付费区的收费标准不尽相同,金额上下浮动大,选择方案较多。有的是1元/1小时,有的是40元/20个小时,还可以选择办卡,有25元7天内无限量连麦的冲刺卡、6元4小时连麦卡、12元10小时连麦卡等不同选择。

  尚未具有理性思考能力的未成年人,在线上自习室App的消费是否合法也是值得关注的重点之一。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表示,目前有的在线自习室App更像游戏软件,如果能认定其为游戏软件,就应该遵守关于未成年人单次及每月充值金额的限制。但是,现在《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中关于直播的界定中只规定了禁止未成年人打赏行为, 中国健康快报网,对于用户充值进行自习方面,目前没有金额方面的限制性规定。

  《法治日报》记者注意到,事实上,一些线上自习室的相关平台确实存在一定的监管措施,但实际效果却不尽如人意。相对于平台的准入门槛限制,平台运行中监管条例设置与实施更加重要。比如,有的线上自习室会在自习房间中设置学委一职,类似于超管,起到监督作用。

  “但实际上,该设置在很大程度上相当于一个自律标志,即给房间内的自习生以一种有人在监督学习的感觉,重点并非放在自习房间的监管上。”小鹿说。

  建立监管防护体系

  保障未成年人权益

  对于如何才能更好地保障未成年人权益,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苑宁宁认为需要建立一套包含学校、监护人、社会、政府、网络平台等在内的监管防护体系。

  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将于今年6月实施,为在网络环境下保护未成年人,专门新增了网络保护专章。据参与了该法修订过程的苑宁宁介绍,这是该法首次对未成年人在网络中的权益保障作出全面系统的规定,主要聚焦于如何保证未成年人安全、合理使用网络,并对风险因素、不良因素提出了具体要求,以切实保障青少年合法权益。

  在王四新看来,线上自习室是具有社交功能和舆论功能的新应用,首先要肯定其存在的意义,再者要对其健康发展给予指导,而非一棍子打死。

  郑宁认为,必要的容错机制对于数字经济发展是有积极意义的,对于新产业新业态可采取包容审慎监管原则,必须遵守法律对广告、涉黄、隐私泄露等问题的规定。

  2019年,包容审慎监管原则被写入《优化营商环境条例》之中,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也提出对新产业新业态要实行包容审慎监管。

  网络经济时代,App需要经历由粗放化到精细化的发展过程,专家们普遍认为要强调运营商的自觉意识和主体责任,引导运营商改进服务方式。同时,监管部门对运营商的内容制作给予建议,加强日常巡查,积极接受举报投诉,对违法者进行惩处,厘清用户责任和平台责任,并且及时对在线自习室存在的问题对公众进行风险提示。

相关推荐